www.7054a.com
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7054a.com >
阅读“大师”你是否也有这样的体会和感悟?
发布日期:2021-08-25 17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 次 

  金融交易,可以说是人类社会生活中最诡秘的一件事。在现代市场经济整体运行的框架结构中,金融市场显然占据着金字塔的顶端,但是普罗大众却往往以为,只要很方便地去开个户,就可以很容易地开始做股票、炒期货。

  在行业的严肃定位、与参与者的无知无畏之间,是关于财富的巨大认知差。这也导致关于金融交易的理念流派、投资秘籍以及各类行为攻略汗牛充栋。

  从1922年6月开始,财经作家勒菲尔以专栏形式,持续一年在《星期六邮报》上连载对利弗莫尔的专访,后结集成为《股票作手回忆录》——一本持续热销百年的经典投资书籍。

  在《股票作手回忆录》中,利弗莫尔以第一人称进行描述和对话,以一贯的平和语气,将自己与市场的故事娓娓道来,有别于一般意义上的回忆录,书中并没有涉及其他人物,也似乎缺少了情绪发展、高潮、结局等故事张力。读这本书,就是在读利弗莫尔,读他的经历、读他的思考、读他的人生。

  “华尔街没有新鲜事。”一百年前的这句话,一语成谶。当我们阅读利弗莫尔的故事,常常会忘记了时代的变幻,仿佛时间从未流逝。

  20世纪初的美国,金融市场野蛮而蓬勃地兴起。14岁的利弗莫尔开始了他在证券公司的打工小弟生活,每天在证券营业大厅的黑板上记录、更新报价。显然,利弗莫尔并不是一个科班的经济学研究者。他对于市场的认知,就像一个学习语言的婴儿,以最本真的初心,发掘了关于市场价格波动的初见——“价格以最小阻力线波动”,即市场以趋势发展。

  市场的信息是纷繁复杂的,参与者如何面对信息、如何选择信息,又如何做出信息的分析、反馈和决策?物理第一性原理告诉我们,从事情最基本的条件上推演,尝试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。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提出的一个哲学术语:“每个系统中存在一个最基本的命题,它不能被违背或删除。”

  在《股票作手回忆录》中,利弗莫尔所观察到的市场波动特征,以及相应的市场交易理念、行为准则,直到一百年后的今天,依然具备着经典的、物理第一性意义上的参考价值。

  无论基本面的供需分析、宏观分析,还是技术派基于价格波动的现象轮回,从另一个角度也可以印证,那就是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:当市场参与者达成思考一致的时候,市场往往也会作出相应的客观反应。这或许也是市场为什么“沿着最小阻力线运行”,其背后多空力量抉择的深层原因吧。

  利弗莫尔的经历,值得绝大多数金融市场参与者借鉴和警醒的,还是一个关于“交易初心”的问题。尤其在当下互联网自媒体兴起的时代,对于投资的暴富故事和失败故事,都被无限地放大、广泛地传播。作为市场参与者,如果我们保持世界观的初心状态,就不会对那些一夜暴富的故事过于仰慕,也不会对那些失败的故事过于渲染。

  在金融市场中,有三点是需要交易者脚踏实地去做的:一是交易的定位在入市之前;二是仓位的管理在账户之外;三是交易的平衡在生活之中。现代金融市场的设立、交易品种的上市、交易方式的创新,都有其严格意义上的经济运行价值。而不同的参与者,套期保值者、宏观对冲者、程序化交易者,以及纯粹的价格波动投机者,除了在为市场提供必要的流动性外,还以各自的判断和资金进行着“价格发现”的投票。

  很显然,不同的参与者定位,交易的目标、理念、方式都各不相同。交易者需要在入市之前就明确自身的定位。套期保值者放弃原有目标进行扩大化的投机交易,在现实情境下失败的案例比比皆是。而价格的散户投机者,试图不顾杠杆的风险,跨越时间周期进行“宏观式”的交易,失败也是在所难免。

  仓位管理也是金融交易成败攸关的问题。大多数交易者往往纠结于账户中现有资金的仓位分配。在利弗莫尔一生的起起落落中,交易过程中逐步明确了一个重要原则:永远不在亏损的单子上加仓。不过,他在人生的大多数阶段,却并没有将自身的资产进行统筹的规划和配置,而是像一个顽皮的孩子,任性地在市场中游走。大赢,而后大亏,这不应该是交易者的宿命。最重要的是回归初心,交易者需要在认知层面,领悟交易的平衡感,这是来自对生活意义的终极思考。交易是为了生活,保持开放的心灵,跳出价格波动的市场桎梏,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才能在市场不确定的波动下,找到相对明确的交易机会。

  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说:“心有猛虎、细嗅蔷薇。”我想,每一个金融市场的参与者,面对市场波动的狂风巨浪,内心都有一头想要征服的猛虎,但是只有当我们看清生命的初心,保持我们看待市场的初见,才能真正嗅到成功的蔷薇。

  有些人相信交易成功存在某种秘诀,于是开始寻找,如盲目听信大V的多空判断、购买价格昂贵的交易软件,更有甚者寄托于烧香拜佛、寄托于神灵庇佑,方向显然错了。随着经验的不断累积,少数成功的交易者终于发现,成功的唯一秘诀是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,辛勤工作。

  表面上看,交易是一种非常简单的一买一卖动作,但是一般的交易者从信心满满地来到市场到亏损累累地退出市场,平均存活周期只有三个月。为了避免经历这些亏损,我们吸取失败者的经验教训、体悟成功者的心路历程,最终形成成功的交易心智。

  如果说墨菲的《期货市场分析》或者史蒂夫尼森的《日本蜡烛图技术》讲述的是技术——图标识别、资金管理等交易技术细节,那么阿尔佩西帕特尔的《操盘建议:全球顶尖交易员的成功实践和心路历程》(下称《操盘建议》)则是把所有的操作策略都摆在心智架构中讨论,旨在探索全球顶尖交易员的操作哲学、行为动机以及战术,尝试进入这些交易员的内心深处,探究他们如何制订和运用制胜的策略。

  许多野心勃勃的年轻人认为交易很刺激、很有趣,所以他们希望通过交易来拥有海边的别墅、豪华的汽车、昂贵的衣服、漂亮的女友等,但是经过一段时间亏损后就开始厌烦了。他们看到交易涉及太多的研究和分析,加之每个交易日必须界定自己所要交易的标的,究竟应该顺势还是逆势,这些操作都需要耗费太多时间和精力,他们开始觉得枯燥无味。虽然不能说这些交易者最初的投资动机是不当的,但是这类动机没有办法造就真正的成功。

  巴菲特、索罗斯90岁高龄,为什么还在坚持工作?因为金钱不是他们追求的目标,交易本身、工作本身才是他们所要追求的,因为他们认为工作中充满了无穷的乐趣。顶尖交易员通常具有童稚般的热忱,他们希望了解交易的一切,包括市场宏观、基本面、技术面、心理面等,以及高频策略、趋势策略、套利策略、日内策略等竞争对手各种无名无状千奇百怪的种种,而金钱只是了解整个游戏规则后成功的副产品。

  每一个交易员最初的动机就是在市场中赚取利润,但是那些想让市场替他们支付房租、首饰、豪车或者游艇账单的投机者,市场并不买他们的账。他们脑袋里只想着赚钱支付账单的时候,动机已经使他们偏离了市场本身,他们需要承担的风险非常大,远远超过了通过冷静客观分析而得到合理的利润。

  实际上,如果我们知道自己参与交易的动机,那么就比较容易发展出一套适用的交易方法。举例来说,每年6月底,美国USDA发布种植面积报告,此报告可能影响未来一年农产品价格走势,如果你偏爱短线投机,提前几天做多农产品波动率,或者小仓位押注月底当日跳空方向的单边交易,那么动机就是对的;如果你偏爱长期投资,而在报告公布前没有任何研究的情况下,下了单边重注,那么动机就发生了问题。

  一般来说,新手经常忽略动机的重要性,而相对于缺乏动机来说,不知道自己缺乏动机的交易者更糟糕。如果在缺乏动机的情况下入市,那么交易者就已经踏上了毫无心理准备的毁灭之路,他们往往把失败归咎于运气不佳,但实际是动机问题,与运气无关。

  《操盘建议》中每一个顶尖的交易员都具有高度的动机。有时候是来自于他们想摆脱贫困的家庭,有些或许因为他们的父亲非常成功,因而对他造成了心理压力,也可能是为了兑现对某人的承诺,这些动机都是来自于内心最深处、最柔软的地方,这种力量使他们必须有学习的欲望,对市场的热忱态度、执着的精神以及专注于交易市场本身。

  对于从事金融服务和交易的人来说,约翰墨菲这个人应该是不陌生的。他是美国商品期货技术分析师,出版多部以技术分析为主的专著,其中《期货市场技术分析》一书被视为技术分析的“圣经”。这本书我在十年前就曾看过两遍,最近再次翻开,感觉更加亲切,体会更加深刻,心中存在许久的谜团也得以清晰起来。

  在《期货市场技术分析》一书中,约翰墨菲认为,“技术分析具有明显的经验性,具有浓烈的主观色彩,所以实际上这是一门艺术”。对此,我深有同感。在十多年的交易实践中,我发现,技术分析虽然可以量化、感觉直观、便于掌握,但是它并不具备严格的科学特征,也不具有严密的逻辑规律。很多技术工具并不是用够力气与时间,就能锯断木头的锯子,也不是总能化冰为水、常用不误的热源,它总是在一定时候需要投资者去悟出自己的招数,这些招数不能复制,更具有艺术的特质。

  凡是艺术作品,只能供人观摩、学习、欣赏、模仿,如果复制了,就成了工艺品,而不再是艺术作品。你要是听到《二泉映月》,就能感受到什么是如泣如诉、泣中有诉、诉中有泣,但是你也只能静静地听、慢慢地品,一定不能复制,复制也没有意义。说到孔雀舞,你会想到杨丽萍,别人也可以跳孔雀舞,但那只能是学习、模仿,不会有杨丽萍孔雀舞的艺术价值。技术分析就是这样,看上去是一套技术,却蕴含着艺术的成分,是技术与艺术的合体,不能简单搬用。

  约翰墨菲还说:“在市场的预测阶段,技术分析或基础分析都可用,但到了选择具体的出入市时机的时候,就只能仰仗技术分析了。”过去不管是做期货,还是做股票交易,我都曾经进场后很快获利,后来行情出现变化,傻傻地看着一个获利单变成了亏损单,自己一直不知道什么时候平仓为好。其实,这就是没有利用好技术的结果。

  就像外科医生为病人做手术一样,手术之前,一定会为病人做好全方位的身体检查,认真做好手术方案,有时可能还会请来专家会诊,这个准备的过程就很像基础分析阶段。而最后做手术的时候,什么时间、在哪个部位下刀,www.41738d.com,一定要十分准确,如果差之毫厘,很可能失之千里。最后的下刀手术,就像交易中的开平仓,一定要在技术的支持下,选择最有利的时机进出场,否则再有道理的分析也得不到好结果。

  一套技术不能包打天下。约翰墨菲在《期货市场技术分析》一书中,引用了一个很朴素的例子来说明技术问题。他说:“只有在水中才能学会游泳。”事实确实如此,没有哪一个人不下水就把游泳技术学会了。做交易,要想掌握交易技术,就必须进入市场,用真金白银去感受市场的风浪。水性是经验总结,不是科学,要学会游泳,就一定要多下水、多练习。他还说:“水性再好的人,也会呛水。”因此,我们要做好呛水的准备,学会游泳的同时,还得掌握对呛水的处置。下水之前,就要知道,一旦呛水了该怎么办。就如我们做每一笔交易,入场前都要知道出现不利情况时怎么办。

  技术工具有很多,至于你是利用头肩形的顶和底,还是利用移动平均线,还是采取量价结合的办法做交易,那就看你自己的感悟了,理论上,哪种方法都是可用的,用好了也是可以成功的。总之,道路千万条,安全第一条,钱可以先不赚,生存下来才有希望。因此,约翰墨菲还说:“从长期来看,保守的交易作风最可取。”

  自从进入期货投资领域,我先后看过不少与投资相关的书籍。当回忆起那些吸引我进入市场、帮我树立起交易理念、形成交易系统的书籍时发现,理论类的书籍基本都是从国外译著过来的,或是以译著为基础加工而成的,内容大同小异。实际操作类的书籍,也无外乎先是进场获利,然后受伤甚至爆仓,最后经过总结休整,重新上路的经历,唯有利奥梅拉梅德的《逃向期货》一书,给我留下了与众不同的记忆与启发。

  《逃向期货》是一本所有准备了解金融期货和金融创新的人,必须阅读的经典之作。对于期货,利奥梅拉梅德“执迷不悔”。对于期货的未来,利奥梅拉梅德一样执着:“这个行业总是会有人加入、有人离开,可是载着我们的希望之船始终会继续前行。”

  利奥梅拉梅德出生于波兰的别列斯多克,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随父母辗转到了美国。他本是一名专业的律师,后来进入金融交易市场。1972年,他作为芝加哥商业交易所(CME)董事会主席,开创了外汇期货产品,并创建了全球第一个金融期货市场——国际货币市场。之后,不断推出金融衍生工具,包括1976年的国债期货、1981年的离岸美元期货及1982年的股指期货,并于1987年建立全球第一个电子期货交易系统Globex,由此成为该系统的奠基人。先后获得美国德保罗大学人文学荣誉博士学位、芝加哥洛约拉大学人文学博士学位、伊利诺伊大学文学博士学位,他还是中国人民大学的名誉教授。

  在利奥梅拉梅德的回忆录《逃向期货》中,第二部分的标题是市场之美。当时并没有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,而经历十多年的市场洗礼后,回头再看其书,发现市场不仅有风云变幻、电闪雷鸣与惊心动魄,也有其美之处。一个交易者若能从内心体会到市场的美好之处,并乐在其中,其交易可能是另一重境界。

  当我们根据自己的交易系统入场并建立多单后,市场连续收出长短不一的阳线时,那一根根红红的K线,是不是很像一个个琴键,正奏出有力的节奏,催人奋进,给人鼓舞呢?中间穿插着几根绿色的阴线也无伤大雅,让强劲的节奏有了抑扬顿挫之感,使一首明快的交易进行曲显得更丰富、更完整了。

  当我们以长线的套利单入场以后,某个夜晚的突发状况,让“黑天鹅”飞上了天。市场大面积跌停时,我们既不需要急于止损,也不担心突然的爆仓,账户里只是略亏甚或微盈时,我们仿佛走在路上突遇一场大雨,却不慌不忙地拿出雨伞,在雨中吹着口哨,神情轻松地走向回家的方向,这情景还要多美?当我们面对电脑,不管行情出现多大波动,只要不符合交易系统的条件,我们都能够心如止水,不手痒、不冲动时,不又是一种难得的静美吗?

  阅读原文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